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机构职能 领导信息 内设机构 概况信息 今日天气: 今天阴有大到暴雨,夜里阴有暴雨,局部大暴雨,偏北风7~9级,逐渐增强到8~10级,夜里10~12级;日气温26~29℃。 (查看详细)
 枫山漫话
水中的天堂
索引号: JJ056--2016-0013 发表时间:2016-05-23

【字体:


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 作者:陈伟华

在这个距离海最近的地方,一次次头枕涛声入梦,人影、鱼影和月影,便构成家园最温馨的色调。

在台州湾生活多年,我每天都在呼吸带有海腥味的空气。只要一有空,我就去海边听涛声,在沙滩上叠沙,在飘泊的风里叠沙,堆一座只属于自己的城。

寂寞的人,喜欢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观海,犹如一匹马,好似一只鹰,即使孤独到老到死,也要在水一方追逐云彩,留住花草清香。还喜欢徘徊在故乡的谷仓前,任凭远来的风和薄暮,掀起衣角的牵念。

家住东海边,天天忙着采风和赶稿。除了读书看报写诗外,有时发现自己,别的什么都不会。闲下来的日子,才有好心情去檐前听雨声,傻傻地看水中的鱼和水草,在“云中”自由穿行。它们也与我们一样,都在追求生命的本色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这些年,河水、江水和海水,多多少少发生了一点变化,可鱼们不甘失败,仍然在台州湾激流勇进。除了鱼们,还有身边许多熟悉的人和事,刚不久还是好好的,说消失就消失了,谁同意他们这样做的。我环顾四周,人们在流泪,没有人同意他们这样做。他们累了,就不想走了。随风而逝的,还有别的大大小小的记忆。漫步于东海岸时,我就会告诉自己,我不能因为我改变不了的事,就停滞不前。

我的台州湾很小,小如一朵岩衣,依在地球的怀抱。它是古代断裂河谷的一部分,是一个开敞式的河口湾,呈喇叭型向外延伸。水是它的生命,它与水生死相依,鱼儿是孩子,整日在它身边追逐和嬉戏。听着水声长大的人,在东海边住得久了,就把自己当作岩衣,把岩衣当作自己。因此,可以这么说:对一朵岩衣而言,生死虽是必然,在生与死的历程中,却有着许多美丽的奇迹。

还记得年少时的我们,在雨后初晴的岩坡上,一起去看海。指尖滑落下雨滴,小心翼翼地,怕它惊动了青石苔上跃动着的生命。有时跟随乡人去“讨小海”,看到岩壁上不断长出一只只可爱的小耳朵。那是一簇簇岩衣,长在南方海边湿漉漉的地方,那么卑贱,而又沉默地绿着。它们似乎在聆听大海的歌谣,向往远处的风景。只要你足够心细,就一定能找到它们。看上去,这些岩衣的外面颜色,与石崖崖壁没多少区别,但里边面,却藏着蓝色柔软的东西。最大的一朵,恐怕比巴掌还要大。

采岩衣回家后,母亲就把它们泡入水中,用手反复搓洗,像平日洗家人的脏衣服。再放入锅里煮,很快就端上了桌。那时在碗里上下浮动的,不仅仅是岩衣,还有浓得化不开的乡愁。

故乡的海是波澜壮阔的,而海的故乡又在哪里呢?一次次,我站在东海岸上,极目远眺,海铺天盖地见不到边际,那么一大片黄色的海水,就像天一样大的幕布。涨潮时节,海水咆哮着、翻滚着,铺天盖地砸向海岸,大有“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”之势。

岸上有好多人家,他们熟识这儿的水域,如同熟识自己的掌纹。他们的建筑独具特色,石屋、石街、石巷和石阶,随地势升降而修筑,错落有致……青石老屋,墨色翘檐,粗大的木梁悬挂着打鱼的家当,有些很有年头,是我们的老渔夫祖父传下来的。它们在暮雨晨风里轻晃,好像能看懂人的心事。

我的台州湾很小,小如一枚贝壳,一次次被海潮送上岸,又一次次被浪花卷走。这儿好多人爱去海边,去寻找那枚自以为最美的贝壳。其实在每一枚贝壳内,都藏着一种心情、一段文字或一个故事。从一枚完整的生命,壳带着核随波逐流,漂洋过海。在一次次与风浪的搏击里,他们始终紧紧拥抱,相依相伴,不离不弃。或许有那么一天,一个巨浪把他们分开,壳与核从此天各一方。那个核离开壳后,便成为鱼类的美味佳肴。而壳始终在守护那份约定,在大海的怀抱里,苦苦寻找着另一半。从棱角分明和光彩照人,一直到现在壁薄体轻和满脸沧桑,或许这就是现实中很多人所要经历的爱情吧!

在台州湾畔捡贝壳,我还发现在阳光、砂粒和海浪的淘洗下,贝壳内曾经居住过的小小柔软的肉体早已消失。唯留有几滴海水在里面,那是大海送给贝壳最后的礼物,也是大海留下的伤心的泪。儿时的喜欢只是单纯的追求,多年后的今天,才明白深藏其中的禅意。

我的台州湾很小,小如一只寄居蟹,在这个时空里,它只是偶然地与宇宙天地擦身而过。我们背着一只只沉重的壳,生活在这儿,以为那是真实的。可是蓦然回首,发现只不过是一些梦的影子罢了!这时,它让我想起台湾作家林清玄的散文《玫瑰奇迹》:“我们是寄居于时间大海洋边的寄居蟹,踽踽终日,不断寻找着更大、更合适的壳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无力再走了,把壳还给世界。一开始就没有壳,到最后也归于空无,这是生命的实景,我与我的肉身只是淡淡地擦身而过。”

但是,比起东海边寄居蟹的生命来,我在这世间能停留的时间和空间,是不是更长和更多一点呢?是不是也应该用我的能力,把我所能做的事情,做得更精致、更仔细,更加地一丝不苟呢?

对于台州湾,其实我不比一只盘旋其上的飞鱼看得全面,也不会比鱼虾蟹螺更熟悉它的性情。人与海相处很多年,竟没找到一种共同语言,有朝一日坐下来好好谈谈。想必海肯定有许多话要对人说,尤其人之间的是是非非,海肯定比人要看得清楚。



 政府信息公开
 信息公开受理服务点
受理:椒江区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局
受理地点:椒江区建设路16号
咨询电话:0576-88600087
通知公告
· 关于印发《区流管局局长、区公安分局党委…
· 关于印发《区委常委、常务副区长杨玲玲4…
· 会议通知
· 椒江区流管局2016年度部门预算
· 关于开展2015年度流动人口管理服务工…
· 区流管局三严三实活动征求意见函
· 2015年度全区流管所重点工作互评表
特别介绍
版权所有2010-2011区流动人口服务管理局 主办: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:台州极度网络有限公司
浙ICP:09059509 建议分辨率为1024*768 2008-2010年版权所有
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